鹿安

JR 银时 spideypool 鹰眼

买票啦买票啦买票啦!!!!!!!翘班也去看啦!!!!!!!!!!!周六买不到只能买周五啦!!!反正买啦!!!!!!!!开心!!!!

靠撸君:

湿漉漉的JKGG为么这么好看T..T...值得再品品。

point:委屈脸瘪嘴,吸鼻子,下巴低下的汗,缀在睫毛上的汗珠。

😂😂

成王败寇:

兔区刷出来……这图厉害了我的哥……

第三张哈哈哈

tedludstrom:

两人,以及许小蟒的单人

E_n_Chanted:

【GIF 4P】

其实真的很关注你。

——

P.S. 1P牛奶马上移开的视线不知为什么有点儿戳我。

I Love You But In The End I Will Destroy You


3.
Eric Byer刚成为五号的长官的时候,也不是那么的官僚主义。
他还在试着给下属该有的关爱,而不像是现在这样刻板。
那时候他还不是CIA的首席执行长,只是个稍微有点权力的长官。他的升职之路始于一些乱七八糟的事。他不愿意想,假装这些事没发生过。
他想起当年第一次看到五号或许是因为那双眼睛,没被打伤的眼睛展露着一片湛蓝的清澈,他当年看着那片蓝色微微走了神。

Arron的名字是在试验成功之后他自己选的。
Byer记得五号在实验前前后后的改变,他看着那片无知的蓝海里怎么开始发出光,但他也记得那束光是怎样的消散的。
他记得Arron Cross对他的笑。
Byer抬手掐了掐鼻梁,面前是无人机报告的对五号的销毁执行结果。

4.
Arron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刚微亮,床头上摆着他从那个胖子身上抢下来的表,上面显示着时间是五点十分。他摇摇脑袋的从地铺上轻轻地坐起身来,Marta还在一旁睡得很熟。他有足够的时间把梦里那些不好的情绪从脑海里剔除出去,他站起身来闪进洗手间里洗了把脸,昨天夜里他又在发烧,Marta照顾他到挺晚的,他能感觉到Marta对他的照顾,他想对她说谢谢却挣脱不出那些梦魇。
他有些烦躁的拿冷水冲了下头发。
“Arron?”Marta有些担忧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他愣了一下抬眼看了眼镜子,除了眼睛通红倒也没什么别的异常,他推门走出卫生间。
“嘿,你可以再睡一会儿的。”他随手拽了条毛巾擦着头发。
Marta皱着眉头表达了她对Arron在高烧后直接用冷水洗头的不满,却没表达任何世纪性的意见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“说真的……”Arron低下头不着痕迹的继续压下了他的那些负面情绪,然后他摆出那副轻松的样子对Marta说:“我快饿疯了。”
Marta终于展开她的眉头笑了一下:“昨天出去给你买药的时候在街角看到了一家不错的店,我们可以去那吃个早饭。”
Arron点点头让出洗手间:“我去整理下我的包。”
戴上手表的时候时间是五点四十,他擦了擦表盘看着窗外放光的白天。

5.
他在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,这是对的。这是必须做的。
他看到Arron那双曾经满是信任的眼睛,对着自己展示了疑惑和忧郁。
他不动声色的向他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,也被打断。
他挫败的向Arron抛出下一个任务点,只得到了一个沉默的点头和背影。

“嘿,Eric。”Byer听见Arron的声音传过来,“就做你该做的好吗。”然后他们的通信就被切断了。

Byer睁开眼的时候是早上六点,他感受着左边床位的冰凉,然后突然想起来,他大概是永远也找不到Arron了。

I Love You But In The End I Will Destroy You

我知道我是个渣文笔啦,更文速度也跟不太上,……每天就更那么一点。。。。。还是希望不要太嫌弃(T▽T)



1
寒冷过头或许会感到温暖,物极必反嘛。加拿大的冬天冷的吓人,这片森林总是静悄悄的默不作声。

也许被群狼追着也不算一件坏事,至少也算有个伴,从水里钻出来的Arron想着。
他不是第一次一个人独自穿过雪山,只是上一次他可没有一群狼跟在身后。
他包着那层防潮垫靠在火堆旁边发着呆,衣服还是湿漉漉得堆在一旁烘干。
上一次过的那个雪山没有这个险峻,而且上次走的时候他没有心理负担,毕竟上次他的通讯设备紧紧的联络着另一端。但他不会让那个人失望,所以也绝对不会撤退吧。
那次是特工训练的一个考核项目,是小组完成,那时候他的直接联络人还是Eric Byer.
Arron又把防潮垫往身上裹了一层往火堆旁边靠了靠,在雪山上为了躲避狼群掉进水里这件事还是蛮蠢的,不知道Byer长官知道这件事后会不会嘲笑他。不过正好掉到目标湖里也算是幸运吧。他舔了舔嘴唇,开始穿衣服,远处狼群开始嚎叫的时候他正戴上手套。
他检查了一下木柴堆,然后开始吃那些他必须准时食用的蓝片和绿片,咽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想到自从他长官升级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他了,算算也有半年了吧。

成功结束夜晚狼群的袭击,他已经36个小时没有进食固体食物了,尽管寒冷似乎让他并不感到饥饿,但他知道自己处于一种危险的状态。出发时他书包里有一些压缩饼干,不过由于某些原因被他落在了上一个落脚点。Arron停下脚步从包里翻出那把狙击枪组装起来,尽管并不饿,他必须吃点什么。

这是个不能放过的机会,就算不能彻底摆脱CIA,也能延缓CIA对自己的控制。至少他是领先的,在到达小木屋之前他想着。

接着他保持领先的行动全部被那个发射导弹的无人机追平了。

2
他切开肚子拿出那个微型的追踪器。
当他沉浸在情欲里的时候,他的长官曾抚摸着那里:“你去哪我都能找到你。”那是在他死而复生的那一次之前的事。
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他又在医院里度过的。在他重新评估之后重新回归任务却发现Byer已经不再是他的直系长官之后,他第一个想法就是找到解除追踪器的方法。追踪器被注射的角度很刁钻,于是他还提前研究了一下怎样避免切到自己的要害上。谢天谢地恰好都用上了。

狂奔的时候他又想起来那双眼神坚定的眼睛,但是只从他脑海里闪过一瞬间,然后他一个翻身翻到雪堆后面,在爆炸过后还回头望了一眼那几只陪他翻越雪山这几天的伙计。他突然有点迷茫。Arron抿起嘴角从怀里掏出铁盒看了看,里面的药片所剩无几。接着他检查了下自己肚子上的伤口,然后抬腿超前走去。突然感到一种巨大的饥饿感。

或许如果他能真的失忆了的话比较好。那样他就可以拼尽全力逃跑,而不是还心怀柔软幻想着这个愚蠢糟糕的状况快点结束,他还可以回到那个虽然安静但还是透露着温馨的家里,冲个热水澡然后扑进他长官的怀里享受一下任务结束后难得的温存,虽然他俩已经半年没见过面了。

他在路边的摊位上买了早饭。回过神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正揉着那个在打斗中破掉的手表,他拿了块布把它仔细的擦了干净,然后在下一个街口把它扔进了垃圾桶。

And every road you take will always lead you home


And I'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


不太喜欢看悲剧,因为看悲剧我自己能哭的停不下来。时间长了就不爱看了。
跑去看速度与激情,以前对这电影是个路人粉吧。爱看电影,对热闹的电影一般都不放过。看得不太仔细,最后Dom和Brain分道扬镳我突然被堵的喘不过来气。故事里面他们从此不会再想见了。生活里也不会了。这辈子都不会了。那一瞬间被堵的受不了,生命太脆弱……要怎样余生怀念一个永远见不到的人。
那个有着漂亮眼睛的小金毛是最后一次出现在这个屏幕上了。怎么想象一群人对着空气想象一个不存在的人的一颦一笑语气声音。